您现在的位置: 专题>二月
     一月
     二月
     三月
     四月
     五月
     六月
     七月
     八月
     九月
     十月
     十一月
     十二月
 
矿山一朵美丽的水花
互联网 2016-03-18

对话

呼啸的风吹过矿井水处理站,门口梧桐树上仅有的几片叶子瑟瑟发抖,往日凄凄的花坛里也是一片萧瑟。

“真是个鬼天气”,前来巡检的王队长皱着眉嘟囔了一句。天气恶劣真是件让人烦心的事,但更让人烦心的是井下上来的汩汩黑水,浊度都在一万四五了。

“老王,来了”。王队长刚迈过矿井水泵房的高门槛,站在实验台前刚做完浊度实验的柳班长就迎上来了。

“浊度一万四了,再加上这每天一万四五立方米的上水量,再持续5个小时,我就不敢包管水质了”柳班长嚷嚷着向王队长做了简要的请示。

“联系井下泵房,及时协调水量,巡检选煤厂回水口,观察回水水质,再让一级提高水泵全负荷运转起来!”老王一口气交代了几个个使命,“一定能顶过去的”,虽然他心里没底,但还不忘给岗位人员打气。说完就同柳班长一起巡检水泵去了,这个节骨眼上,这几个家伙可不能再出任何差错了。

“井下上水量降下来了,每小时五百立方米了,浊度也降到一千了”,正在巡检的两人听完岗位人员小四的请示,快速来到了操纵台前观察,确实降下来了,两人的眉头顿时苏展开了。

“老王,过了这个关节,大家要把红药,白药的系统再健全下,红药沉淀现象严重,白药溶解效果欠佳,不仅出水水质难以保障,今年的药剂费也会超啊。”

“红药改为粉剂搅拌,白药增加保温水箱提高药液溶解温度,你们提的方案已经得到队里认可了,正在准备材料呢,很快就能实施了。”

“太好了,我要提前协调人员了,红药粉剂搅拌需要增加一个人的劳动量”柳班长喜上眉梢。

“对啊,咱这边人员的协调才是大事啊,你有合适的人选么?”趁柳班长高兴,老王偷偷的把人员协调的大事递给了柳班长。

“小四家里老人病了,最近她快忙疯了,不能去;桂英孩子上高三,她经常也有分身无术的感觉,跟我叨叨几回了,不能去;秋姐已到退休年龄了,更加上她常年的腰椎间盘突出,估计也干不了,看来只有栾英了,她的孩子还小,家里有人看孩子,精力、体力还行”,柳班长看出老王的“阴谋”,但也没计较,雷厉风行地做出安排。

“嗯,思虑周全!”王队长听了柳班长的创议,立即给了回复,多少年的搭档了,他对柳班长劳动还是很肯定的,“多出的劳动量怎么算,你给个创议,商量下工分,我立即向队里打报告”。

“那都好说,我先探探栾英的底,调药、搅药的现有体系不成系统,增加了许多研究调试劳动,必须得把她的积极性改动起来,这样才能把劳动做得又好又漂亮”,柳班长边说边做出一副“当家人”操碎心的表情。

“高,治大国若烹小鲜”,王队长赶紧配合着给出一个赞许。

“别灌迷魂汤,我哪有那治大国的本事,我就是个小班长,只不过把矿井水处理站,当成了我的家了,只有当家人才知道: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!”

“对啊,十年了,现在我还记得你当年那股子干活不要命的劲头,一转眼,大家也是十年的老同事了,不易啊!”

“我现在也是奔四张的人了,没有当年的那个劲头了,只盼着,能当好矿井水处理站的掌舵人”,柳班长说着呵呵的笑起来了,一副英雄不当年的感觉。

夜谈

皎皎明月挂在天上,清冷的光静静地洒矿井水面上,泛着银色的波纹。栾英站在三层楼高的澄清池上,查看澄清池絮凝情况,穿着军大衣的她,拿着对讲机,围着水池绕了一圈,冷得上下牙打架。

“絮凝情况优良,水面泛着光,药量大,可以调大处理量”栾英拿着对讲机跟柳班长喊话。

“好的,我去调进水阀……”柳班长在电话那头高声回应,“现在可好?”

“好,到位……。”栾英调好水位,扶着冰一样的铁栏杆走下了澄清池。

“真是个鬼天气。”栾英一边推开操纵间的门一边嘟囔了一句。

“是啊,滴水成冰,多少年没遇上这样的天气了。”柳班长应和着,脑子里盘算着怎样跟栾英讲新的劳动安排。

“栾英,你弟弟的婚事怎样了?”柳班长决定先从家常拉起。

“嗯,五一结婚,两人感情挺好,就是工资收入低,以后生活或许要苦些啊!”栾英回应着。

“年轻人嘛,刚入社会,多多历练未必是坏事。”

“大家没赶上煤炭企业的好时候啊,收入少,机会少,有劲没处使啊”,栾英抱怨道。

“人生处处是机会,就比如,大家将要上的红药搅拌系统,调试运转都没有先例可以借鉴,就是一个很有成就感的项目啊,如果你想尝试创新一下,说不准明年节资降耗的标兵就是你了。”柳班长顺着栾英的话把想说的话说了出来。

“在这等着我的吧,早看出你的心思了”栾英笑着说。

“你干吧,领双份工分啊,名利双收的事一定要交给你这个四有青年啊”,柳班长有些尴尬的笑着。

“你不说,我也准备主动请缨呢,这是个机会,我可是个化学高材生呢!”

“那真是再好不过了,这事就这么说好了!”柳班长笑着说。

三个月之后,矿井水红白药系统运转起来了,单月节省药剂费8万元,业内人看到这样的成绩都震惊了。

矿井水处理站里,提高泵仍然“隆隆”地运转着,似乎仍像以前一样,只有站在澄清池上,被暖风包围着的王队长知道,他上任以来矿井水处理站最难过的一关终于过去了。

暖暖的风来,矿井水处理站的花坛里,开出了美丽的迎春花,“冷”终于不再是个刺骨的词了。(济三煤矿机电工区 张新利)

?

 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